<>

莎士比亚全集(精装本1-8卷)(增补本)

价格:182.00

来源:京东商城

由于AIOExpress不销售任何商品,网站上显示的商品信息均来源于其他第三方网站,因时效原因,商品价格、尺码、数量可能会有所不同,请您在提交代购订单之前确认商品最终信息,一切内容以来源网站信息为准。请您在提交代购的时候填写尺码、颜色、数量等必要信息以便我们最快为您完成代购服务。

去购买

猜你喜欢

商品详情

同名英文原版书火热销售中:The Complete Works of William Shakespeare 
     《莎士比亚全集》包括:莎士比亚全部戏剧作品 + 莎士比亚全部诗歌作品
     译林出版社出版的这套增订本《莎士比亚全集》,前后共用了近五年的时间。这套全集以朱生豪先生译本为基础,有两大特点:一是“全”,二是“新”。说它“全”,因为它收了已发现的莎氏全部作品,说它“新”,因为它在校、译中吸收了国际莎学界的研究新成果,还恢复了被认为“不雅驯”而被删除的词句、段落等,以尽量保持莎氏作品的本来面目。
     编辑说明
     (一) 本书原文以《河滨莎士比亚全集》(The Riverside Shakespeare)1974年版和1997年版为依据;朱生豪译文以世界书局1947年版《莎士比亚戏剧全集》为底本。
     (二) 本书译、校者简介如下:
     朱生豪,天才的莎士比亚作品翻译家。于杭州之江大学毕业后入上海世界书局任编辑。他在极艰难的条件下译出了大部分莎士比亚剧作。1944年病逝。
     裘克安,早年毕业于浙江大学,后在英国牛津大学做研究工作。曾任我国外交部参赞、高级专家和宁波大学副校长、教授。
     何其莘,美国肯特州立大学博士,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副校长,中国英国文学学会会长。
     沈林,英国伯明翰大学莎士比亚学院硕士、博士,美国华盛顿福尔杰莎士比亚图书馆研究院,中央戏剧学院教授,莎士比亚研究所所长。
     辜正坤,北京大学博士,北京大学英语系教授,莎士比亚研究中心主任。孙法理:早年毕业于武汉大学外文系,曾与当时中央大学做研究生,后为西南师范大学外文系教授。
     索天章,早年毕业于清华大学西方文学系,先后任同济大学、解放军外语学院、复旦大学教授。
     刘炳善,重庆大学毕业,现为河南大学外文系教授、莎士比亚研究中心主任。
     有关翻译和校订的若干问题说明
     莎士比亚有多种中文译本,但在语言上唯有朱译本最为传神最精彩,这一点整体上无人可及,这几乎是公认。朱生豪先生的那种中国古典文学功底,加上外文素养和诗人才情,现在已经不会再有。所以尽管朱氏在原文的理解上有些地方不尽周到,对原文中他认为“不雅驯”的字句自行跳过,他并未译完全部作品(47版仅27部剧本),我们还是决定选用朱译本。为了弥补不足,我们获得朱生豪后人的授权之后,约请了国内专家对朱译本做了全面的校订(非校对,校对是技术性工作,校订是学术性工作,二者是两回事),订正误译、补足漏译,使之尽得全貌,尽近原文。这一工作是重要和艰巨的。专家们包括裘克安、何其莘、沈林、辜正坤等国内顶级莎学专家,他们对莎学的研究、对国际研究成果的了解,甚至对原文中俚语、粗话的忠实翻译,都使译文更添光彩。对历史剧则全部重新组译。对国际莎学界当时刚确定的莎剧也及时组译,这几个剧本当时国内是无人译过的。新组译本无需校订。莎翁作品除了剧本,还有大量诗歌,我们也全部收录,而不是选录。译者孙法理教授和辜正坤教授都是个中高手。因此,译林出版社的莎士比亚全集是真正的全集。有些社出的朱生豪译本全集其实是欺骗读者的,因为朱氏并未译完全部作品(47版仅27部剧本),也未得到朱生豪后人授权修订。


内容简介

     《莎士比亚全集》有两大特点:一是“全”,二是“新”。说它“全”,因为它收了莎氏39个剧本和他的长诗、十四行诗及其他抒情诗,包括“河滨版”在1974年收入的《两个高贵的亲戚》和1997年刚刚接纳的《爱德华三世》及一首长诗,再加上《托马斯·莫尔爵士》的片断,这样,已发现的莎氏存世作品就都在内了。说它“新”,因为它在校、译中吸收了国际莎学界的研究新成果,还恢复了被认为“不雅驯”而被删除的词句、段落等,以尽量保持莎氏作品的本来面目。


作者简介

     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1564~1616),英国文艺复兴时期伟大的剧作家。诗人公元1564年4月23日生于英格兰沃里克郡斯特拉福镇,1616年5月3日(儒略历4月23日)病逝。每年4月23日是莎士比亚的辞世纪念日,1995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定为“世界读书日”。英国文艺复兴时期杰出的戏剧家和诗人,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文学的集大成者,代表作有四大悲剧《哈姆雷特》《奥赛罗》《李尔王》《麦克白》,四大喜剧《第十二夜》《仲夏夜之梦》《威尼斯商人》《无事生非》(人教版教材称《皆大欢喜》)历史剧《亨利四世》《亨利六世》《理查二世》等。还写过154首十四行诗,三或四首长诗。他是“英国戏剧之父”,本·琼斯称他为“时代的灵魂”,马克思称他为“人类最伟大的天才之一”。被赋予了“人类文学奥林匹斯山上的宙斯”。虽然莎士比亚只用英文写作,但他却是世界著名作家。他的大部分作品都已被译成多种文字,其剧作也在许多国家上演。

目录

第一卷
错误的喜剧 朱生豪译
裘克安校驯悍记 朱生豪译
裘克安校维洛那二绅士 朱生豪译
裘克安校爱的徒劳 朱生豪译
沈林校仲夏夜之梦 朱生豪译
沈林校威尼斯商人 朱生豪译, 辜正坤校
温莎的风流娘儿们 朱生豪译, 辜正坤校

第二卷
无事生非 朱生豪译, 辜正坤校
皆大欢喜 朱生豪译, 辜正坤校
第十二夜 朱生豪译, 辜正坤校
特洛伊罗斯与克瑞西达 朱生豪译,何其莘校
终成眷属 朱生豪译, 何其莘校
量罪记 朱生豪译,何其莘校

第三卷
亨利六世上篇 索天章译
亨利六世中篇 索天章译
亨利六世下篇 索天章译
理查三世 孙法理译
约翰王 孙法理译
理查二世 孙法理译

第四卷
亨利四世上篇 孙法理译
亨利四世下篇 孙法理译
亨利五世 刘炳善译
亨利八世 刘炳善译
爱德华三世 孙法理译

第五卷
泰特斯·安德洛尼克斯 朱生豪译, 沈林校
罗密欧与朱丽叶 朱生豪译, 沈林校
裘利斯·凯撒 朱生豪译, 沈林校
哈姆莱特 朱生豪译, 沈林校
奥瑟罗 朱生豪译, 沈林校

第六卷
李尔王 朱生豪译, 裘克安校
麦克白 朱生豪译, 沈林校
安东尼与克莉奥佩特拉 朱生豪译, 沈林校
科利奥兰纳斯 朱生豪译,沈林校
雅典的泰门 朱生豪译,沈林校

第七卷
泰尔亲王配瑞克里斯 朱生豪译
辛白林 朱生豪译
冬天的故事 朱生豪译,何其莘校
暴风雨 朱生豪译,何其莘校
两个高贵的亲戚 孙法理译,何其莘校

第八卷
维纳斯与阿多尼斯 孙法理译
露克丽丝遭强暴记 孙法理译
十四行诗集 辜正坤译
情女怨 孙法理译
激情飘泊者(外一集) 孙法理译
凤凰和斑鸠 孙法理译
挽歌 孙法理译
附录托马斯·莫尔爵士(片断)孙法理译
莎士比亚年谱 裘克安撰

前言

     序(李赋宁)
     译林出版社筹划出版一套增订本《莎士比亚全集》,前后共用了近五年的时间。这套全集仍以朱生豪先生译本为基础,这是恰当的,因为朱译本最受读者欢迎(译林出版社的同志曾做过调查)。我一向认为,好的翻译家应能运用译文语言中最自然的表达手段来表达原文的意思和风格、内容和形式。翻译家不要拘泥于原文的语言细节(例如词序、句子结构、句型等),但必须对原文总的语言特点(全文的结构、着重点、修辞手段、气氛和感情效果)牢记在心。也就是说,对原文要窥全豹,要胸有成竹,然后把原文投入翻译家的语言炼金炉中,加以熔化、分解、重新组合、再创造,结果产生出最自然、最通畅的译文。朱先生的译文既能紧扣原文,把原文的意思准确、充分地表达出来,又能再创造,保持译文的通畅、自然。尤其他优美、灵动和风格化的语言更是为人称道。当然,由于半个多世纪以前种种条件和环境的限制,朱先生的译文今天看来就有校订、修改或重译和补译的必要。60年代曾有一批专家学者做了这个工作,到现在,又是三分之一世纪过去了,译林出版社根据文化事业发展的新的形势和新的需求,乃约请专家学者重译莎氏历史剧和诗歌作品,并对其余剧本作较大幅度的校订、修改和补译。这些专家和学者都是非常合适的人选,他们的努力使我和读者们的面前能有了这份丰美的精神食粮。
     这套增订本《莎士比亚全集》有两大特点:一是"全",二是"新"。说它"全",因为它收了莎氏39个剧本和他的长诗、十四行诗及其他抒情诗,包括"河滨版"在1974年收入的《两个高贵的亲戚》和1997年刚刚接纳的《爱德华三世》及一首长诗,再加上《托马斯·莫尔爵士》的片断,这样,已发现的莎氏存世作品就都在内了。说它"新",因为它在校、译中吸收了国际莎学界的研究新成果,还恢复了被认为"不雅驯"而被删除的词句、段落等,以尽量保持莎氏作品的本来面目。
     中国对莎士比亚的热情是由来已久的,面对这一套新的"莎集",我不禁想起一些往事。我曾听过几位名师讲授的莎士比亚课和与此有关的课程。抗日战争初期,在湖南南岳长沙临时大学文学院和云南蒙自西南联合大学文、法学院,我上过英国诗人和文学评论家威廉·燕卜荪(WilliamEmpson)先生所教的"莎士比亚"和"20世纪英国散文"。那是在1937年秋、冬和1938年春、夏。当时燕先生只有31岁,他的名著《歧义的七种类型》(SevenTypesofAmbiguity)已于两年前出版,只是当时南岳山上图书尚未运到。燕先生为我们讲授的第一个莎剧是《奥瑟罗》。先生凭了超凡的记忆,用打字机把全剧的戏文打了出来,印成讲义,发给学生使用。可见先生熟读莎剧文本,功夫下得多深。熟读、细读作品的精神和方法,这正是开始研究莎学的第一步。燕先生善于启发、鼓励学生发现问题,提出观点。我记得在讲授《奥瑟罗》时,他出了一道思考题:奥瑟罗是否妒忌心特别强?("IsOthelloeasilyjealous?")让学生笔头回答。学生的答案各式各样,燕师耐心批改,回答问题并做出评语。后来,在燕师讲授喜剧《皆大欢喜》时,我写了一篇短文,指出《皆大欢喜》的开场十分严峻,剧情大有发展成为悲剧的趋势。我这个论点曾受到燕师的称赞。从此,我懂得学习和研究莎剧时,要善于发现问题,勤于提出论点。此外,燕师还启发学生如何从文学语言的一词多义性(即他所说的"歧义":ambiguity)去深入发掘作品的极为丰富、复杂的含义,从这个角度来对作品进行深入、细致的分析。燕师的这个方法显然影响了后来的"新批评"(NewCriticism)学派。燕师还要求学生写朴实明晰的文章,力求言之有物,持之有据,避免华丽浮夸和空洞的词句,养成健康良好的文风。


精彩书摘

  第一卷
  威尼斯商人
  第一场 威尼斯。法庭
  第四幕
  公爵 安东尼奥来了吗?
  安东尼奥来了,殿下。
  公爵 我很为你发愁。你是来跟一个心如铁石的对手当庭质对,那是个不懂得怜悯,没有一丝慈悲心的不近人情的恶汉。
  安东尼奥听说殿下曾经用尽力量,劝他不要把事情做绝,可是他一味坚执,不肯略作让步。既然没有合法的手段可以使我脱离他的怨毒的掌握,我只有默然承受他的愤怒,安心等待着他的残暴的处置。
  公爵 来人,传那犹太人到庭。萨拉里诺他在门口等着,他来了,殿下。夏洛克上。
  公爵 大家让开些,让他站在我的面前。夏洛克,人家都以为你不过故意装出这一副凶恶的姿态,到了最后关头,就会显出你的仁慈恻隐来,比你现在这种表面上的残酷更加出入意料。现在你虽然坚持着照约处罚,一定要从这个不幸的商人身上割下一磅肉来,但到了那时候,你不但愿意放弃这一种处罚,而且。因为受到良心上的感动,说不定还会豁免他一部分的欠款。人家都这样说,我也这样猜想着。你看他最近接连遭逢的巨大损失,足以使无论怎样富有的商人倾家荡产,即使铁石一样的心肠,从来不知道人类同情的野蛮人,也不能不对他的境遇发生怜悯。犹太人,我们都在等候你一句温和的回答。
  夏洛克 我的意思已经向殿下禀告过了。我也已经指着我们的圣安息日起誓,一定要照约行罚;要是殿下不准许我的请求,那就是蔑视宪章,我要到京城里上告去,要求撤销